折木折木折

帅哥 唱见厨 甘党大法好
“不知道这样行不行。”

“无所谓。”
二宫的眼睛还盯着游戏机屏幕,头也不抬。

过了一会儿,他又说了一遍,声音轻得不会有第二个人听见。

“无所谓。”